Skip to Content

抗生素濫用和抗藥性

FLEMING 的遠見卓識

Fleming 的遠見卓識

今天全球抗生素抗藥性的危機並不讓人意外。1945 年,就在 Alexander Fleming 宣佈其青黴素重大發現(1928 年)後 17 年,他寫道:

APUA

由謹慎使用抗生素聯盟(Alliance for the Prudent Use of Antibiotics,簡稱:APUA)透過 Abbott Inc. 提供的無限制教育補助金製作的內容。

 

由謹慎使用抗生素聯盟(Alliance for the Prudent Use of Antibiotics,簡稱:APUA)透過 Alere Inc. 提供的無限制教育補助金製作的內容。 這些微生物經培養後可耐青黴素,並培育出大量耐青黴素有機體......在這種情況下,若有人死於耐青黴素有機體感染,則那些不重視青黴素的輕率之人就對這類死亡負有道德責任。我希望這種不幸可以避免。

- Alexander Fleming

抗生素濫用與新藥匱乏

抗生素使用 70 年後,證實 Fleming 的預測令人沮喪。今天,抗生素抗藥性已上升至全球三大健康問題之一,隨之而來的是重大醫療保健和經濟影響 1,2 ——數十年來在醫院、診所、農場食用動物、水產養殖和農業中輕率使用抗生素導致了這些後果。此外,發展中國家/地區還面臨來自不受監管的非處方銷售猖獗的自我藥療。我們一次次觀察到多種抗生素——從磺胺類藥物到青黴素和四環素——都在受到逐步破壞。

由於抗生素管道中的新型抗生素嚴重不足,一些研究人員預計,我們會後退到抗生素出現前的時代。1

New Antimicrobial Agents

圖 2 1983–2013 年期間在美國批准的新型抗生素
資料來源:改編自 Spellberg, B. et al.(2008) The epidemic of antibiotic-resistant infections: a call to action for the medical community from the Infectious Diseases Society of America.Clin infect Dis 46:155-64.1

Antimicrobial Misuse and The Dearth of New Drugs

圖 1 細菌之間的 DNA 交換機制
資料來源:改編自 Levy, S.B. (2002) The Antibiotic Paradox - How the misuse of antibiotics destroys their curative powers.Perseus Publishing. p84.3.

相關內容

抗生素濫用的後果

世界衛生組織 (WHO) 稱,尚無關於高抗藥病原體的病例數或死亡人數的全球資料。

立即瞭解更多

抗生素管理實施

整體而言,抗生素管理是為了永續性而對抗生素資源進行的認真負責的管理。

立即瞭解更多

醫護提供者在抗生素管理中的作用:應對全球抗生素抗藥性 (THE HEALTH PROVIDER’S ROLE IN ANTIBIOTIC STEWARDSHIP: CONFRONTING GLOBAL ANTIBIOTIC RESISTANCE)
醫護提供者在抗生素管理中的作用:應對全球抗生素抗藥性 (The Health Provider’s Role in Antibiotic Stewardship: Confronting Global Antibiotic Resistance)

下載 PDF[pdf 519KB]